首页 > 文章 > 活动 > 红色旅游

松潘草地,精神丰碑还是“死亡之海”?

xhly · 2019-08-3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位于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连接段的川西北草原,纵横300余公里,面积约1.52万平方公里,海拔在3500米以上。由于排水不良,形成大片的沼泽。水草盘根错节,结成片片草甸,覆盖于沼泽之上。草地气候极为恶劣,年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下雨雪风暴来去无常。

  每年的5月至9月为草地雨季,使本已滞水泥泞的沼泽,更成漫漫泽国。红军正是在这个季节经过草地的。

  1934年6月红军制定了松潘战役计划,准备迅速机动地消灭松潘守军胡宗南部,后由于红四方面军的领导人张国焘的动摇,失去了战机,最后不得不放弃攻打松潘的作战计划,只能走松潘草地北出甘南。

  8月下旬,红军开始过草地。行军队左右两路,平行前进。毛泽东率领右路军,自四川毛儿盖出发,进入茫茫草地。右路军又分为左右两翼,左翼为林彪的红一方面军,先行;继后是中央领导机关、红军大学学生等。右翼为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的红三十军和红四军。彭德怀率红三军团垫后,走左翼行军路线。

  当时国民党军准备调集军队阻止红军北进,围困和消灭红军于岷江以西、懋功以北的雪山草地之间。一面是大敌当前,一面是渺无人烟,没有道路,几乎是生命禁区的草地,红军当时处于生死一线极其危险的境地。但英勇无畏的红军右路军在当地向导的协助下,用了十几天的时间通过了大草地,创造了亘古未有的人间奇迹。

亚博娱乐中国唯一正规官网  草地的情景,令人怵目惊心,举目望去,是茫茫无边的草原,在草丛上面笼罩着阴森迷蒙的浓雾,很难辨别方向。草丛里河沟交错,积水泛滥,水呈淤黑色,散发着腐臭的气味,在这广阔无边的千里沼泽中,根本找不到道路,一不留神就会陷入泥潭中拔不出腿。红军指战员们踩着草墩一步一步地探索前进。越是往草地中心走,困难就越严重。时风时雨,忽而漫天大雪,忽而冰雹骤下。衣服被雨雪打湿了,只能靠体温暖干。

  夜晚露营时,更是寒冷难忍,大家只得挤在一起,背靠背取暖。草地里没有清水,只能喝带草味的苦水。经过几天的行军后,粮食吃光了,战士们只好沿路找野菜充饥,有时甚至嚼草根,吃牛皮。但是,红军个个都是英雄汉,他们忍受着寒冷、饥饿的折磨,以坚强的革命意志,坚持每天按计划的路程前进。

  红军过草地有三怕四难:“三怕”为一怕没踩着草甸陷进泥沼,抢救不及时就会被污泥吞噬;二怕下雨;三怕过河;“四难”为行难、食难、御寒难、宿营难。

  白云朵朵,蓝天湛湛,漫山遍野的野花,仿佛都是为祭奠当年牺牲的红军战士而尽情绽放,远山、大草原、牦牛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静谧壮美。而就是在这一片美丽的大草原,当时不知吞噬了多少红军战士年轻的生命。

  80多年前,长期征战的红军,衣衫破烂,给养困难,粮食短缺,只能挖野菜,煮皮带,喝凉水,就是靠着“风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的英雄气概走出了茫茫草地。

  红军三大主力在过草地期间,非战斗减员在万人以上。红军以过草地的巨大牺牲,换来了纵横驰骋陕甘地区的广阔发展空间!

  一望无际的草原、成群的牛马,阳光照耀下的日干乔大草地显得格外静谧秀丽,谁能想到这一片大沼泽,是如此凶险。正是这布满死亡陷阱的草地,吞噬了无数走过了万里长征的红军战士。

  就在这片陆上的“死亡之海”,永远留下了1935-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革命足迹,诉说着英勇红军与大自然殊死博斗的悲壮史诗。

  站在日干乔大沼泽,仿佛看见了当年红军过草地的艰难跋涉的身影,听见了全体战士慷慨高唱《国际歌》的激越歌声,我们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长江黄河分水岭位于阿坝县境西北部与青海省久治县交界处,在平坦的草地上长江黄河两条母亲河在草毯上共同携手向神圣的年宝玉则风景区脚下延伸,站在宽畅的省级过境公路上举目望去,即可以看到长江、黄河两条母亲河携手从山顶辽阔的草地上流向远方。山脚下的两眼清泉,是长江、黄河母亲河寻根旅游的胜地。

  目前松潘草地经排水疏干,多垦为农田,草地和沼泽面积已大为缩小,已发展成少数民族的农耕区。

  1960年7月,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经过草原及川西北人民在中国革命危难关头所做出的贡献,经国务院批准建立红原县,周恩来总理特别题词“红军长征走过的大草原——红原”。如果没有高于天的革命理想,谁能走出这千里草地?有谁能挨得住这么久的饥寒交迫?红原正是红军“革命理想高于天”的自然丰碑!

  近期组团

  1、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最后一周报名!

  2、重走毛主席转战陕北路(第四季,10月7日从延安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教育部发布高中统编教材,毛主席的文章成为开篇第一课!
  2. 李慎明:毛主席反和平演变战略培养了当今哪些领导人
  3. 突然间,英国所有大城市的街头,都乱套了!
  4. 60多年前毛泽东的两个“不像样子”评论,今天读来仍感震撼!
  5. 一封要递却没递上去的信
  6. ??《古田军号》遭遇寒流的本质问题:和平演变离最终成功已只有几步之遥
  7. 《苦难辉煌》一书也能算是党史?
  8. 大学生活还可以这样过?
  9. 张文茂对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一点看法: “解构村社”是农村私有化的核心目标
  10. “红色洋教授”伊莎白:毛泽东是伟大的社会学家
  1.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2.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3. 孙锡良:“古田军号”为何遭遇寒流?
  4. 吴铭:就《古田军号》对罗老师讲几句话
  5. 如果中美经贸全面脱钩,中国怎么办?
  6. 高戈里:党的组织原则不容践踏——兼述西路军西进究竟奉谁的命令
  7. 《特赦1959》结尾:功德林里的“毛主席万岁”呼声
  8.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9. 教育部发布高中统编教材,毛主席的文章成为开篇第一课!
  10. 评周其仁的一篇新文章
  1. 外媒:个别中国女孩见到老外就变得骚浪贱?
  2. 宪之:港乱收局的几个可能与得失评估
  3. 一篇34年前批评刘亚洲的文章
  4. 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
  5. 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认识和处理香港问题
  6. 胡澄:香港,是中国共产党的---!
  7. 宋鸿兵香港问题深度解析
  8. 李嘉诚们才是中国最强大的敌人
  9.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10. 李嘉诚去哪了?
  1. “红色洋教授”伊莎白:毛泽东是伟大的社会学家
  2. 奇袭白虎团战斗前惊心动魄的五分钟
  3.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4. 如果中美经贸全面脱钩,中国怎么办?
  5. 乌克兰颜色革命|美梦成噩梦 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6. 莫言是鲁迅精神的传承者吗